每当有人和我说这句话的时候
我就下意识的想关掉聊天窗口

2019-04-13_180440.png

高中的时候寄宿学校
正巧我有亲戚在那个城市
几乎每两个周末就会到学校来看我

开车十几公里总不能看一眼就走吧
于是就要吃饭
由于我只有中午有时间

于是
我的高中三年
几乎每两周就会有一天睡不了午觉

高中的学习强度还是很大的啊
睡不到午觉就会头疼

家人来看我就相当于我又损失了一次午觉
又一次头疼

头疼那就只能吃布洛芬了
高中三年我吃的布洛芬加起来都几百片了
很容易数的嘛
布洛芬一盒一百片

但是毕竟家人一片好心
十几公里来的
甩下老婆孩子来看我
总不能说 你来探视很耽误我学习吧
只能陪着去了啊

那就是噩梦啊
每两周都会做一次的噩梦

我的头,也每两周就会疼一次
比大姨妈都准

高中还没结束
我就留下了心理阴影
吃饭就像催命符一样让我避之不及

社交有那么多手段
玩啊,咖啡啊,闲逛啊
为什么这么多种方法
非要选吃饭呢?
?????

咖啡馆两个人面对面一人一杯拿铁
悠闲的聊天多好啊
又省钱又轻松

我是真的怕了
别叫我吃饭了好伐